2月19日,一位名叫苏珊·福勒(Susan J. Fowler) 的Uber前工程师在其博客里写了一篇文章,称她在Uber工作时遭遇了男性高管的性骚扰,向HR举报后,HR不仅不作为,反而逼迫她调换工作团队。

后来她发现发生在她身上的性骚扰情形并非个例,同时Uber内部也存在着严重的性别歧视,于是在工作一年以后,苏珊选择了离开。

此举在硅谷和Uber内部引起轰动,人们不仅扒出Uber各种“黑历史”,还将矛头对准硅谷各大科技企业,称这些企业虽然给员工提供了优渥福利,但是依然充斥着性别歧视、忽视平等、功利主义等文化。

Uber前员工发文控诉性骚扰

苏珊于2015年11月加入Uber做SRE(Site Reliability Engineer),加入新组第一天就被技术经理骚扰了,“他的言语太直白了,就是想要和我做爱。我立刻把聊天截了图举报给 HR。”她说。

 

拒绝性别歧视标志

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她感到意外并难以理解:尽管HR认定该经理的行为属于性骚扰,但仍然因为其业绩突出,公司并不会对他做出处理,也不会公开此事,而该经理为“初犯”,Uber只对其做个人警告和谈话处理。而对于受害者苏珊,HR却给予了像是威胁一样的回应:要么换团队,要么继续留下来。如果选择留下来,若经理因为被举报而在年底给予苏珊绩效差评,公司也不会干预。

苏珊被迫选择换组,然而她逐渐认识了更多女工程师,并且意识到她被骚扰并非个例,而且有的人也是被同一位技术经理所骚扰——也就意味着HR和公司高层明知那位经理是惯犯,却因为其业绩突出而包庇、纵容他性骚扰的行为。

这些受害人要求Uber处理这位经理,但是公司仍然拒绝承认经理性骚扰的行为。尽管这名经理后来离开了公司,苏珊和她集结起来的其他女员工,仍然对Uber感到极度失望。

办公室性骚扰

苏珊在Uber工作期间,还遭遇了各种不公平待遇:尽管绩效考评都是优秀,但她的转职申请一直被拒;她的上级甚至在考评出炉后,为了维护自己团队“女性工程师”的比例,将评价改为差评,组织她从内部转职……

苏珊说她在的团队本来有 25%的女性员工,当她想要内部转职的时候,这个比例已经跌到了 6%,“女员工都想要转职,那些被拒的就干脆辞职了。组织上一团混乱,而且公司还有严重的性别歧视。”她说。

苏珊在工作满一年后,选择跳槽去了另一家科技公司。

Uber总裁下令紧急彻查

在苏珊发表博文几个小时后,Uber公司CEO特拉维斯·卡兰尼克(Travis Kalanick)宣布将对此事展开调查,并且召开了一个100位女性员工的内部会议,进行了对谈。

Uber创始人、总裁兼CEO卡兰尼克

随后,卡拉尼克一封告员工信爆出,闭口不提对前员工的歉意,只大篇幅地介绍将召集一个“独立调查委员会”来彻查这件事——尽管这件事当中HR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但Uber的HR总监却加入了这个所谓的独立调查委员会。

另外,在内部信中,卡拉尼克刻意对福勒提到的女性员工比例问题作出了回应:“我们的生产和研究团队中女性比例为15.1%,过去一年都没怎么变。对比来看,Facebook是17%,Google是18%,而Twitter是10%。”

这不禁让人想到,一直宣称要实现多元平等、注重人文关怀的硅谷公司,斥责特朗普政府忽视美国多元文化根基、激发对抗的硅谷公司,那些每天叫嚣着改变世界的从业者们,在自己所宣扬的主张上反而实践得最糟糕。

你会发现,硅谷在刚结束的这次大选中表面上反对的东西,正是他们当中很多人最真实的自己。

打车也被性骚扰,Uber安全性堪忧

除去Uber公司对程序媛的性骚扰和性别歧视,大家在打车的时候也一定要留个心!

关于Uber的性骚扰丑闻,隔三差五就要上一趟热搜,美国聚合新闻网站BuzzFeed就曾通过供职于Uber的客服代表获取数据库截图,结果令人心悸。所以这里提醒大家,在外搭乘Uber也要多一个心眼。

附:打车小提示

  • 打车时一定确认车牌和司机是否与App中数据一致;
  • 如果遇见司机即将抵达而突然Cancel的情况一定要当心;
  • 尽量避免深夜独自打车,如果不能避免则一定要将行程分享给信得过的靠谱小伙伴!

推荐阅读:

川普新移民政策坑坏了Uber

Lyft和Uber有什么不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