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个月前,我写下《三岁中国小娃如何在纯英语环境里“求生存”(1)》,开始记录臭当在美国纯英语环境下自然学习语言的过程,并定下两个月一记的计划。过去的两个月,臭当在英语方面的进步并不像我想象的那么大。所以“把小孩子扔到国外语言很快就过关了”这种事情可能只存在于传说当中。现实情况是,臭当在美国念了四个月幼儿园,却依然习惯用中文交流。但出于生存需要,他开始有意识地揣摩别人话里的意思。这期间发生的故事可以出本笑话集。

有一天,他边洗澡边嘴里叨咕。“ No!”、“Don't!”、“Don't do that!”我问他:“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呀?”他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:“是踢东西的意思!”哥们儿在幼儿园踢东踢西被老师说了自己浑然不知,还以为老师是在描述他的动作。过了一阵子,他开始在家学老师的口气讲话:“Don't do that,Carl!”(Carl是他们的班的小捣蛋……)听上去有点小严厉。我想,这句话的真实意思他应该是懂了。有一次臭当回家告状,说Carl推了自己。我问,那你怎么跟他说呢?臭当回答:“我跟他说,No! Thank you!”

虽然存在交流障碍,但是在幼儿园交朋友不是一件难事。小孩子有自己的交际方式。有一天,臭当在家报小伙伴的名字给我听:“Carl、Tom、Zoyi、Go poo poo……”慢着,Go poo poo是什么鬼?可他坚称,自己有个小伙伴叫做Go poo poo……求那位小伙伴的心理阴影面积。

三岁中国小娃如何在纯英语环境里“求生存”在陪伴臭当学英语的过程中,我也是一路连蒙带猜。他冒出的很多话我听不懂,有时是因为他口齿不清,有时是因为我的英文还不够地道。有一天他边玩玩具房子边含含糊糊说了一句话,听上去像“妈咪妈咪哄?”我震惊了。难道美国老师还教这个?他看过《济公》?好在他马上又说了一遍“Hello, 妈咪妈咪哄?”我这才反应过来,他想说的应该是“Anybody home?”

前阵子,臭当总是一边挥帽子一边含糊地说:“XXXshow!”英文水平有限的我听了好几天才知道他是在说“On with the show!”。他还说过很多我听不懂的话,复述给他老师听,老师也很迷茫。这是属于他的探索期,探索的过程总是一片混沌……

我一直觉得小朋友可能天生自带“外国胃”。(主要是年纪太小无法感受中华美食的精髓,或者是妈妈厨艺太差)臭当同学非常喜欢学校的西餐,所以有关食物的英文学得比较快。从Orange Juice、Apple Juice,到Bagel、Donat、Pizza,再到Fries、Chips,他基本都直接用英文讲。有阵子迷恋炸鸡块,他天天把Chicken Nugget挂在嘴上。因为口齿不清,我们听了好久才明白他在说什么。最近臭当同学开始用不同的词汇区分各种饼干,Crackers是薄脆梳打饼干,Cookies是甜的曲奇饼干,Biscuits是厚一点的点心状饼干(主要是美国KFC里的Biscuits给他的印象)……相信这么下去,他有希望成为一枚严肃的吃货。嗯,吃太饱打嗝的话,他会说“Excuse me”,百分百自然流露。

除了吃,臭当的另外一项重要爱好是踢足球,每天都想着要goal goal goal。周六上午他会去一个英国教练那里训练45分钟。其实也不是正儿八经的训练,教练会设计各种情景让小朋友完成一些足球的基本动作。比如,最简单的跑位。教练会虚张声势地说:“都听好了啊,我们现在在一个海盗船上,如果大家都聚集在一同边踢球船就会翻掉。为了保持海盗船的平衡,你们需要Find your space。”这样,带球跑位的概念就出来了。接着教练又说:“现在,我是船长!如果听到‘Captain is coming!’你们就要停下来,再把球踩在脚下站稳,嘴里大喊一声‘Aye captain!’”这样,停球的概念就出来了。臭当不可能听懂老师描述的情景。所以一开始我要像穆里尼奥一样在场边对他大声喊中文,一个新指令反复几次之后他就能和其他小朋友一样完成了,除了总把“Aye captain!”喊成“啊呀!captain”之外……

虽然我不太愿意给臭当看电视,但是不得不承认有些动画片确实非常有助于小朋友的学习。在经人推荐给他看过Leap Frog的字母工厂之后,臭当同学开始自发研究自然拼读这回事。有一天,他突然跟我说Apple是A开头的,因为A says 。Banana是B开头的,因为B says 。在看过数字马戏团后,他开始狂爱数学。老师激动地跟我说他在教室里跟小朋友讲“One plus one equals two”,还说Ten是Both hands number。说到这里,请容我安利一下,Leap Frog,请认准这三只蛙……

动物园和博物馆是我们周末经常逛的地方。每次一进去爸爸妈妈就深感自己的无知,很多动物的英文名字不会念,很多展品的注释看不明白。碰到实在答不上来的情况,臭当会要求我们去“查一下!”……下图中的爸爸正在恐龙化石和猛犸象化石前无助地查字典。奈何单词太长,我们记性又不好,下一次被问到经常还是答不上来。有时反倒是他还记得。前浪分分钟被拍死在沙滩上。

所以,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“到了国外就会说英文了”这回事,大人小孩都是一样。和两个月前相比,臭当的词汇量是增加了一些,也学会了在一些特定情境中使用的简单句子,但距离自由表达还差得很远。

朋友的老板是一位带着全家移居到美国的俄罗斯人。他的女儿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后,有天突然从俄语全篇切换成了英语。他回忆说那是自己人生中最神奇的一天。如果臭当也有那么一天,我想我应该会既欣喜又失落,就好像看着他正逐渐离我远去……好吧,好像扯远了。胡思乱想之余,我决定,今晚再教他学一首古诗。

下一篇:三岁中国小娃如何在纯英语环境里“求生存”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