臭当三岁不到随我们从中国前往美国居住。都说小孩适应全新语言的过程很奇妙,为此,我以两个月为一个节点记录下他的进步和变化。(篇一篇二)转眼半年过去了,三岁小娃学英语更新到了第三篇。因为臭当一路上太多懵懂和胡扯,所以本系列的副标题是“臭当小票英语笑话集”。

和前四个月一样,臭当的英文依然进步有限。只在碰到有急切需求的时候,他会跟老师稍稍蹦两句英文。比如“多给点香蕉”、“多倒点牛奶”……如果一定要说有进步,最多也就是自信心有了提高,他会拿自己已经学会的部分叫板爸爸妈妈。家长的“学术权威”遭到了挑战。有一天,他突然爱上了吃香瓜子仁,就问香瓜子怎么讲啊?爸爸告诉他,香瓜子就是葵花籽。葵花叫sunflower,籽是seed,香瓜子叫sunflower seed。没想到臭当正色道:“籽不是seed,是purple!(紫)”爸爸妈妈当场石化,于是连忙为他讲解了“多音字”的概念。无论生在何时何地,每一个小朋友都会对它产生困惑。不指望他能一次听懂,反正爹娘也是搞到小学毕业才弄清的。

三岁中国小娃如何在纯英语环境里“求生存”英语里除了同音不同字,还有多种不同的表达习惯(英国人、美国人、加拿大人、澳大利亚人讲法都不相同……)。有一天,有消防员去臭当的幼儿园普及消防知识。老师拍了一些照片做留念。班上有一个小朋友指着照片问我:“你知道他是谁吗?”我回答:“Firefighter”。“No!”她得意地纠正,“是Fireman!”老师在旁边笑趴……

臭当是消防车爱好者,很小就从一本书上学到消防车叫Fire Engine。那次活动中,小朋友们兴奋地坐了一圈消防车。从此以后,臭当就开始改口把“消防车”称作“消防卡车”。我猜是“Fire truck”搞的鬼……

除了消防车,臭当对很多交通工具都表达出巨大热情。碰巧我们所在的密歇根州也是美国的工业中心,相关的博物馆和民间活动应有尽有。本着他对什么感兴趣就教他什么的宗旨,我从图书馆给他借了很多相关读物,一起学习了托马斯的小火车构造,各种轨道交通工具的英文名称等等。

有一天他提问,托马斯究竟是在rail上开,开是在track上开?我突然觉得自己穿越回了二十年前,坐在教室里做词义辨析题……

另一个困扰他的问题是,在铁轨上开的究竟叫什么?臭当去过很多城市,“视察”过很多城市的规交系统。但各地叫法不同,他一直有点懵。上海地铁叫Metro,纽约地铁叫Subway,新泽西地铁又叫Path,悉尼轨交有Train有Light Rail,墨尔本还有Tram……坐上去都是像小火车一样咣当咣当的。我给他买了本书试图让他搞清楚,但似乎花样越来越多。一直到最后我也被搞糊涂了……

臭当平时基本还是在用中文讲话和思维。但在少数领域,英文已经开始侵占中文的地盘。最明显的就是数学。幼儿园里,老师会少量地教一些数学,个位数加减法之类的。在做算术的时候,臭当似乎更倾向于用英文讲。这方面,我们一般不予以纠正,只要他知道中文怎么念就可以了。

但在有些时候,我是一定会立马叫停的。比如有一次他在识汉字的时候把“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”念成了“one two three four five”……

还有一些词,臭当是先记住了英文叫法,再学的中文。再说到这些词的时候,他会先入为主地选择英文来讲。也不全怪他,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中文还是英文。

三岁中国小娃如何在纯英语环境里“求生存”有一次我让臭当在家看图说话,他对着这页图片很自然地说:“后来,来了一个kangaroo……”他知道不能在讲中文的时候夹英文,但因为不会写,所以分不清kangaroo和袋鼠哪个才是中文。

虽然学会了一些词,但成句的英文依然很少。因为坐拥捣蛋鬼属性,臭当从老师那里学会了几句很有辨识性的话。比如"No hit no kick"(不要打不要踢)……他放学回来一讲这句话我就知道他白天幼儿园里干了什么……(捂脸)

还有一天,他突然自言自语"**you should know……"因为后半部分他讲得模模糊糊,我就跑去问老师他究竟犯了什么错误。没想到老师慌了,矢口否认自己跟他讲过"you should know"这样的话,还反复强调,他这么小还在学习啊,作为老师怎么可能用这么重的口气跟他讲话呢?我一下懵掉,这口气怎么就重了呢,老师讲道理不是天经地义的吗?总之最后,老师认定这句话是他从小朋友那里学来的……事情就这么莫名其妙滴不了了之了。无论如何,反正他也算学会了一句话。

对美国低龄小朋友来说,夏天的summer camp简直就是老鼠跌到米缸里。每天都有一个特别的主题活动等着他们。亲身参与活动后,他会比较容易记住这些词的意思。比如,Water fun day 可以玩水,Favorite book day 是看最喜欢的书,Movie day 可以看电影,Icecream day 会吃到冰激淋……我由此得出结论,亲身经历远比书本学习来得效率高。

作为在英语国家半文盲的我,也还有很多词要现学。比如“The dye day”,意思是带一件白T恤去染色玩;Water ballon toss day是在气球里装水互相扔着玩;Show & tell day是让小孩子从家里拿东西去显摆……

Mentos explosion day 是把拿曼妥思糖放到可乐里做喷泉玩。也不光是玩,老师带着孩子们做了个实验,看究竟是普通可乐喷得高还是健怡可乐喷得高。(想知道答案的自己去试!)

扯远了……

臭当能听懂这些词并不代表他会讲,大部分时候他还是只会喊喊 Ready set go!老师跟我保证他的英语能力一定会booming的,然而半年过去了我并没有看到什么明显的迹象。如果一定说有的话,最近他喜欢在嘴里嘟哝一些听不懂的话,既不是英文也不是中文。也许是在模仿某句话的语气和发音。

身为一个虎不成猫不就的妈,我不急于用突击或者速成的方式让他突飞猛进,就让他在每一天的成长中慢慢体会语言的规律和美妙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