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个月前,刚到美国不久的臭当小票被他娘,也就是我,送到了一所当地的幼儿园里。周围亲戚朋友问得最多的就是“他听不懂怎么办?”、“他会讲点英文了吗?”、“他真是不容易啊!”……在这件事情上,我从一开始就想好了要本着百分之百放手的原则,让他自己去纯英语的环境下打磨。主要有两个原因。一个是不知道怎么教,因为我自己的英语也不怎么样。出国后发现老外实际说的英语和我们原来课本上教的有很大差别,甚至和托福、雅思的内容也不一样。所以自己教也许会给他添麻烦……第二个原因是,我认为有整块的时间还不如教教中文,否则他长大后我们之间无法交流会是个更严重的问题。

就这样,今年一月中旬的时候,我们把一个三岁不到的中国小娃送到了美国的幼儿园。按照年龄他应该上Early Preschool。但因为当时他还有一个月就满三岁了,所以就被提前安排到了Preschool的班级。班上的其他孩子都在三岁到四岁之间。整个幼儿园没有一个老师会讲中文,班上的小朋友也不会。(有个只讲英文的中国女孩子,第二代移民。)要说完全不担心也是不可能的,毕竟臭当之前的听说内容都只限于中文,而且出门在外还表现得有些内向。在我咨询幼儿园园长的时候,她很确定地跟我说:“没有关系,小孩子都能找到自己的生存之道。很快他的英文就会比你好了。”

和你们一样,我很好奇这个过程。这也是我决定将这个过程写下来的原因。以两个月为节点,这是第一篇。

三岁中国小娃如何在纯英语环境里“求生存”正式送去之前,我简单教了他几句最最基本的话,类似于“过来 Come here”、“坐下 Sit down”、“我要上厕所 I want to pi/pu”……为了简单好记,基本都是祈使句。一些礼貌用语“Hello”、“Good morning”、“Bye”之类的因为平时去别的地方也会用到,所以他也会一点,只是经常会因为害羞而不说。

和成人学英语一样,开口是最难过的一关。我决定让他先从打招呼开始。幼儿园进门的地方有一只小乌龟,小朋友们都很喜欢。

我让臭当每天上学放学都去跟它打个招呼。早上说“Morning”,下午说"Bye"。然后再慢慢地过渡到向所有遇到的老师问好、说再见。刚开始因为害羞,老师先向他问好他还逃(想象一下妈妈的尴尬脸)。后来慢慢变成了,他主动去问候老师,遇到熟悉的老师打完招呼还会玩一下High five。小朋友里面总有几个超级热情的家伙,经常看到臭当来了就会从教室的某个角落喊着他的名字冲过来。男孩子一般就是相互撞一下,打一下。女孩子会跟他秀一下衣服玩具什么的。臭当不会讲英文。可能平时他们就是用这种肢体语言交流的。中英文鸡同鸭讲也没所谓。这个年纪的小朋友还没有形成清晰的鄙视链,只要能一起玩就不太会有排挤。

除了打招呼之外,基本需求的表达也很重要。比如刚开始去臭当因为不会用英文表达“喝水”,结果就被渴了两天。(回复“喝水”,查看文章《儿子刚在美国念幼儿园就被渴了两天》)这是我作为家长的疏忽,应该早就教一下的。于是回家赶紧加强了“Water please”的教育。就像你看到的,句子已经短得不能再短了。有个朋友的孩子10个月就送去幼儿园了,据说她最早学会的是“No”(不)、“Mine”(我的)、“More”(还要),三个词吃遍天下。这是属于小孩子的大智慧。

前面提到,在送去幼儿园之前,我教臭当说了“我要上厕所 I want to pi/pu”。几个星期后,臭当在家里的洗手间冒出一句“Go pipi”,有时候又说“Go potty”,甚至是“Go party”。这是我凭空想不到的纯美式表达。好吧,感觉差距已经出来了……把妈妈教你的忘掉,你有空再教教妈妈好不好……

慢慢地各种语气词也开始冒了出来。有一次周末我们在外面餐厅吃饭。服务员每上一道,他就开心地说一句“Wa, so cool”。问他哪里学来的,他说是一个小朋友讲的。在第一周,他就知道了自己最爱喝的苹果汁叫做“Apple Juice”。第二周,他突然开始唱一首很长的英文歌,唱完还会给自己拍手叫好。歌词的发音当然全是他猜的,以至于我很长时间都不知道他在唱什么,可能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唱的是啥……后来经高人指点得知这首歌叫做《Open Shut Them》,可以配合手部动作边唱边演。(视频在此,请在wifi下打开,土豪随意~)

但无论有多少进步,他的英文总是远远不够用的。因为表达有障碍,所以在三岁的时候还会表现出Terrible Twos阶段的一些举止。比如有攻击性、劝服不了等等。老师也很头痛。为了让他了解一些基本的纪律,老师甚至想跟我学中文,虽然他们连臭当的名字都念不清……有个老师问“No, thank you”中文怎么说,他们一般会在小孩子有不当举止的时候说这句话制止他们。我一下傻掉,翻成“不,谢谢”肯定是不妥的了。最后我建议“您还是不要学了,我们教会臭当就是了”。于是回家硬是教了“No, thank you”、“**, don't”、“**, no”这几句话,以及它们所代表的警示含义。我们在教的过程中发现,他其实早就明白老师的意思了,只是假装听不懂……小朋友好狡猾。

虽然臭当去的这家幼儿园平时以玩为主,但也有少部分用来学习的Circle Time时间,就是大家围成一个圈圈坐下来学点什么或者讨论点什么。臭当往往在这时进入了打酱油时间。他完全不知道老师和同学在讲什么,即使靠猜也是有点难度的。记得有一次,他们讨论了太阳系的行星……虽然回家我会给他稍稍补一下课,但涉及到课堂讨论我就完全没办法了。所谓课堂讨论就是小朋友挨个“吹牛”,美国人爱表现从幼儿园就开始了。在一份老师的课堂报告中,我读到,有个孩子说自己家的外墙是紫色、橙色和粉色的。还有一次老师讲彩虹成因的时候,有个孩子说是因为彩虹带了好多蜡笔在身上。很有趣,可惜臭当小票完全游离在话题以外。而且美国的幼儿园讲求营造“非竞争”环境,孩子完全放养。即使有小朋友完全不参与,老师也不会强迫他。(回复“卫生”,查看文章《我,一个中国处女座妈妈,是如何被美国幼儿园逼疯的》)

参与不了话题,就成为话题!——这是我能想到的一丝解决方法。幼儿园的活动花样很多。比如,“Pajama Day”睡衣日,就是所有小朋友穿睡衣去上学。

有时要求带一个睡前绘本,我都给他带英文的,方便其他小朋友和他一起翻看(如果其他小朋友看得懂的话)。有一次幼儿园号召大家整一个“Silliest Look”去上学,我就给他理了个光头,衣服反穿,红配绿,袜子一爹一娘……走进教室,小朋友们都好奇地跑来看他,跟他说话。就这样不断创造机会让他和别人有话讲。好在这样的时机很多很多,因为美国幼儿园什么节日都过,完全没关系的也过。(回复“情人节”,查看文章《美国幼儿园也过情人节!儿子收到了一些奇奇怪怪的礼物……》)

有一阵子,班上一个叫Tom的小男孩掀起了一股蝙蝠侠的流行风。他每天换不同的蝙蝠侠装备来学校,见人就秀。马上就有别的小男孩开始跟风,展开军备竞赛。正好家里就有,我也让臭当小小地参与了一下,就算只学会了“Batman”这一个单词也是好的吧。

每周三是幼儿园的Show N Tell Day,就是每个小朋友可以从家里拿一个东西去,在全班面前做一下介绍。我经常让臭当带去的是一个熊猫🐼玩具。第一次带去的时候教他说Panda这个词,第二次就说This is my panda,第三次说This is my panda. It's from China. 其实我也不知道他究竟在Circle Time上讲了没有,反正学一点是一点。

臭当的手工很烂很烂。他自己也知道,所以不大愿意做。我答应会把他做好的作品贴到墙上展览,他这才稍微有点小兴趣。贴上去之前,我会在上面注好英文,想的起来的时候考考他,顺便积累一点词汇。

在积累词汇这方面发生了一些好玩的事情。比如,当臭当知道披萨的英文就是pizza的时候,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。有一次他问:“Christmas英文怎么说?”他总是默认自己先学会中文再学会英文,所以把Christmas当成中文了……这也算是主动学习的一种表现,在纯英语环境下,求生本能会让他的这个需求更迫切一些。幼儿园里有一些很随性的兴趣班。我给臭当报了他最爱的足球。有一次他声称自己进球了(也有可能是想象出来的),兴致勃勃地问我进球怎么说?于是就很开心地学会了“goal”这个词。

两个月下来,我也不是很清楚臭当究竟进步了多少。大家都知道,小朋友学习语言是从积累到井喷的过程,也许他还要花更久的时间去准备,也许他明天就能听懂老师的讲课内容……谁知道呢。我不是斗志昂扬的家长,没有费尽心力地给他恶补什么。臭当的英语词汇量可能还不如很多身在中国的同龄孩子。在家我一般只在他有兴趣的时候讲讲中文古诗词。谁知道呢,也许有朝一日,他会告诉我,他不想学中文了(你敢!)。其实在内心深处,我还想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。看看在我干涉不多的情况下,一张白纸的三岁小娃是如何自己摸索着学会讲英文的。也许这就是现阶段最大的价值。让他小小年纪就有机会体验陌生环境,自己寻找生存之道。此时此刻,无论家长还是老师都是辅助的角色,我们刻意教授的内容不过是冰山一角。每一天,他的脑子里正在对接收到的信息进行紧张的整合和加工,别人什么都看不见,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下一篇:

三岁中国小娃如何在纯英语环境里“求生存”(2)

三岁中国小娃如何在纯英语环境里“求生存”(3)